当前位置: > 凯时国际下载 >

赵伟:美国LNG能否救欧洲?

html模版赵伟:美国LNG能否救欧洲?

  伟:美国LNG能否救欧洲???欧洲能源之殇系列二(国金宏观)

  原创赵伟团队赵伟宏观探索

  美国LNG能否救欧洲???欧洲能源之殇系列二音频:00:0004:08

  报告要点

  俄罗斯天然气断供风险加速累积的背景下,拜登政府推出的“天然气马歇尔计划”,能否拯救欧洲摆脱对俄依赖、乃至走出能源之殇?本文分析,供您参考。

  一问:对于欧洲而言,美国LNG能否替代俄罗斯天然气?需更多气源

  美国新增LNG供应难填俄罗斯供应缺口,欧洲还需寻求更多天然气供应,或扭曲市场结构。俄罗斯天然气断供风险加速累积下,美国宣布年内将向欧盟新增150亿立方米LNG。不过,为了填补超500亿立方米的缺口,欧盟还必须向卡塔尔等其他卖家进口更多的LNG。由于LNG多采用长协、现货占比小,欧盟LNG进口量的大幅提升,势必会带来全球供应存量的结构性转移、进而推升价格。

  即便寻找到足够多的气源,欧盟LNG基础设施区域分化,或使得实际供气分配面临极大挑战。目前来看,欧盟LNG接收站的总闲置容量约为700亿立方米,总量上有空间填补俄罗斯天然气造成的500亿立方米缺口。不过,欧盟内部的LNG基础设施分布不均,叠加天然气自给率差异较大,实际调配或面临极大挑战。以德国为例,因缺乏LNG的基础设施,德国或需从其他成员国调入LNG。

  二问:美国是否如期增加供应,实现对欧承诺?生产、运输皆有瓶颈

  无论是生产或出口,美国LNG的实际增量空间都相对有限,更有可能是对存量的再分配、推升价格。美国油气厂商的资本开支意愿持续低迷,导致天然气钻井量增长缓慢,未来增产力度或将明显受限。即便有能力生产,美国LNG的液化能力几乎打满,且短期增长空间也十分有限。这意味着,欧盟自美国的新增LNG进口,实际上更可能是与亚太地区竞争存量进口份额,或将进一步推升价格。

  全球LNG运力趋于饱和、增量有限,叠加欧盟配套泊位欠缺,美国LNG等注定也难解欧洲年内能源之殇。目前来看,全球LNG运输船数量达到621艘,总运力不足600亿立方米、且几乎没有闲置。全球造船厂投资低迷的背景下,LNG运力短期增幅或相对有限。再考虑到欧盟大型LNG运输船泊位的缺口高达30个以上、建设周期至少为4年,即使扩大LNG进口或也难解欧洲年内能源之殇。

  三问:缺气背景下,欧洲可否用煤炭等其他能源代替?面临三大约束

  首先,欧洲重启煤电有悖于碳减排的长期目标;其次,欧洲煤炭也难以摆脱对俄罗斯供应的依赖。虽然同为化石能源,但煤炭清洁性远不及天然气。欧洲加速推进碳减排下,重启煤电无疑是“开倒车”。退一步讲,即使欧盟部分经济体重启煤电,以作为替代天然气的权宜之计,但依然难以摆脱对俄罗斯供应的依赖。数据显示,与天然气类似,欧盟接近50%的煤炭进口来自俄罗斯、难寻替代卖家。

  更大的约束在于,传统能源供给受限是共性问题、都难寻替代品,价格同步高企或将演变为能源转型期的新常态。不仅仅是天然气、煤炭,传统能源产能不足乃大势所趋。再考虑到储能尚未大规模普及,绿色能源高波动注定也难以缓解,或使得能源价格等同步高企演变为能源转型期的新常态。对于欧洲等能源体系脆弱的经济体而言,能源之殇的持续时长或超预期,并带来显著的中长期通胀风险。

  风险提示:俄乌战争影响、持续时长超预期;全球碳减排推进力度不及预期。

  报告正文

  1、周度专题:美国LNG能否救欧洲?

  一问:对于欧洲而言,美国LNG能否完全替代俄罗斯天然气?需更多气源

  俄罗斯天然气断供风险加速累积下,美国宣布年内将向欧盟额外提供15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,看似很多、实际仅相当于俄罗斯对欧出口的1/10。近期,俄罗斯屡屡向欧盟发出“断气”警告。为了帮助盟友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,美国宣布年内将向欧盟额外提供15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(LNG),同时还将联手推动可再生能源技术和产业的发展。不过,与俄罗斯对欧盟超过15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出口量相比,美国新增的150亿立方米供应量(用气态折算,下同[1]),对于解决欧盟能源困境而言仅仅相当于“杯水车薪”。

  美国LNG难填俄天然气缺口的背景下,欧盟必须支付更高的价格,去向卡塔尔等寻求更多的LNG供应,或扰乱供应秩序。最新测算显示,欧洲面临的天然气缺口超过500亿立方米,乐橙手机客户端,美国LNG的增量显然难以填补这一缺口。首先,欧盟考虑从邻近的挪威增购管道天然气,但实际效果并不突出。最为可行的方法是,欧盟加大对卡塔尔等其他LNG卖家的进口。不过,考虑到全球LNG市场约70%采用长协,可供直接出售的现货仅占30%左右。欧盟LNG进口量的大幅提升,势必会带来全球供应存量的结构性转移、进而推升价格。

  即便有足够的气源,欧盟内部LNG基础设施分化,或使得实际供气分配面临极大挑战。从总量来看,欧盟天然气库存处于近年来最低水平,整体利用率不足30%。进一步来看,欧盟LNG接收站的总闲置容量约为700亿立方米,总量上可以容纳更多的LNG、填补俄罗斯天然气造成的500亿立方米缺口。不过,欧盟内部的LNG基础设施分布不够均衡,叠加不同成员国之间的天然气自给率差异较大,面临着极大的调配难题。以德国为例,由于常年依赖俄罗斯管道气,德国缺乏接收LNG的基础设施,或需要从欧盟其他成员国调入LNG。

  二问:美国是否如期增加供应,实现对欧承诺?生产、运输皆有瓶颈

  美国油气厂商资本开支低企的背景下,天然气的实际增产力度存在极大不确定性。美国页岩革命后,逐步形成了以页岩气为主的天然气生产结构。美国页岩气与俄罗斯天然气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,需要持续性的资本投入。但疫情爆发以来,尽然油气价格一路上涨,美国油气厂商的资本开支意愿持续低迷,导致天然气钻井量缓慢增加,意味着未来增产力度存在极大不确定性。

  即便有能力生产,美国油气厂商的出口能力也很有限,唯一能做的就是转移出口方向,即将对亚太出口转向欧洲。一方面,美国出口的天然气中,对加拿大、墨西哥等邻国采取管道运输、价格较低,其余主要以LNG出口、价格较高。2020年数据显示,欧洲、亚太几乎平分了美国600亿立方米的LNG出口。考虑到美国当前的LNG液化能力约3.7亿立方米/天、产能几乎打满,年内可能提升至3.9亿立方米、升幅很有限。这意味着,欧盟自美国的新增LNG进口,实际上更可能是与亚太地区竞争存量进口份额,或将进一步推升价格。

  全球LNG运输船运力趋于饱和、增量有限,叠加欧盟配套设施欠缺,注定美国LNG等也难解欧洲年内能源之殇。与管道天然气不同,LNG贸易一般通过专用运输船进行。目前来看,全球LNG运输船数量达到621艘,总运力不足600亿立方米、且运力接近饱和。全球造船厂投资低迷下,LNG运力短期增幅或相对有限。再考虑到欧盟大型LNG运输船专用泊位的缺口高达30个以上、建设周期需要4-7年,扩大LNG进口或也难解欧洲年内能源之殇。

  三问:缺气背景下,欧洲可否用煤炭等其他能源代替?面临三大约束

  第一大约束:欧洲碳减排乃大势所趋,重启煤电等有悖于长期目标。部分观点认为,作为与天然气用途高度相似的化石能源,煤炭有望成为缓解欧洲能源之殇的备选答案。但问题在于,欧洲加速推进碳减排的背景下,重启煤电无疑于“开倒车”。虽然同为化石能源,但煤炭单位碳排放量比天然气高出50%以上,再考虑到硫单质等杂质的存在,煤炭的环保性远不及天然气。

  第二大约束:与天然气一样,欧洲煤炭也高度依赖俄罗斯供应,难以找到替代“卖家”、填补缺口。退一步讲,即使欧盟部分经济体计划重启煤电,作为替代天然气的权宜之计,但依然难以摆脱对俄罗斯供应的依赖。数据显示,与天然气类似,欧盟接近50%的煤炭进口来自俄罗斯。换言之,欧洲若想从澳大利亚进口更多煤炭,势必会扰乱全球供应秩序、加剧涨价压力。

  第三大约束:传统能源供给受限是共性问题、都难寻替代品,价格同步高企或将演变为能源转型期的新常态。海外煤价的惊人涨幅,反映煤炭供需矛盾不亚于天然气。站在能源转型的角度来看,不仅仅是天然气、煤炭,原油等其他传统能源新增产能不足乃大势所趋。再考虑到储能尚未大规模普及,绿色能源高波动注定也难以缓解,或使得能源价格等同步高企演变为能源转型期的新常态。对于欧洲等能源体系脆弱的经济体而言,能源之殇的持续时长或超预期,并带来显著的中长期通胀风险。

  经过研究,我们发现:

  (1)美国新增LNG供应难填俄罗斯供应缺口,欧洲还需寻求更多天然气供应,或扭曲市场结构。即便寻找到足够多的气源,欧盟LNG基础设施区域分化,或使得实际供气分配面临极大挑战。

  (2)无论是生产或出口,美国LNG的实际增量空间都相对有限,更有可能是对存量的再分配、推升价格。全球LNG运力趋于饱和、增量有限,叠加欧盟配套泊位欠缺,美国LNG等注定也难解欧洲年内能源之殇。

  (3)缺气背景下,欧洲重启煤电有悖于碳减排的长期目标;其次,欧洲煤炭也难以摆脱对俄罗斯供应的依赖。更大的约束在于,传统能源供给受限是共性问题,价格同步高企或将演变为能源转型期的新常态。

  风险提示:

  1俄乌战争影响、持续时长超预期。俄乌双方陷入持久战,美欧对俄制裁力度只增不减,俄罗斯采取强力反制。

  2、全球碳减排推进力度不及预期。全球碳减排推进力度不及预期,对绿色能源的投资力度大幅下滑。